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一晚上炒86锅菜,他在直播间颠锅,想吃要排半个月

echo 2022-7-20 11:29 直播界:快速了解直播行业 直播行业

第一次在直播间卖出1万元的那晚,菠萝哥乐傻了。凌晨4点,他和菠萝嫂下班,两人走在黑逡逡的街上,一边走,一边笑,“脚一颠一颠地走着,就差飞起来了”。

不过这种纯粹的快乐,他只体验过那一次。后来,单场直播销售过万成了日常,菠萝哥却深感压力。

菠萝哥是淘宝店主,也是店里唯一的主播。不过,他带的货有点特殊——因为是四川绵阳人,他在直播间现场“炒川菜”,买家点菜下单,他就在镜头前现场炒熟,第二天发出。

01
吵架吵出“挚爱粉”

菠萝哥大名舒文清。2019年,他刚开始直播的时候,搞不懂设备,镜头把他的光头拉得长长的。有人在底下笑:“像个削去了刺头的菠萝,菠萝哥。”菠萝哥这个昵称,就这样被粉丝叫了三年。

他每天都忙得不可开交,店铺只有他一个人运营。他要在炒菜的同时,兼顾后台的订单,还要时刻盯着手机屏幕,回复粉丝的每一句话。

这是大部分淘宝店播的常态。这些店主不似达人主播,拥有超高人气,也没有完备的直播团队。但往往都有一批自己的“钻石粉”、“挚爱粉”。而留住这些老粉丝的武器,除了店里过硬的产品,还有店主不输于大主播的勤奋,以及他们的社交能力。

菠萝哥有不少粉丝,每晚准时上线看他炒菜,同时当“监工”,盯着自己下单的菜出锅。他记得大部分在直播间讲过话的人,记得每个老粉丝的口味。谁吃辣比较厉害,谁只能吃微辣。

宝宝辣、微微辣、微辣、中辣、特辣、封喉辣,是直播间里川菜的辣度梯队。四川人吃辣是越辣越好,但菠萝哥的粉丝来自全国各地,吃辣能力自然各不相同。

有人不能吃辣,但是又馋他的菜,于是他发明了“宝宝辣”;有老粉丝跟他提要求,“你的重辣已经满足不了我”,“封喉辣”就此得名。

每次炒“封喉辣”,菠萝哥必须带上透明面罩,否则会被辣椒呛到。一盘菜炒下来,整个直播间都弥漫着浓烈的辣椒味。


8万个粉丝里,能吃“封喉辣”的人,只有十几个。菠萝哥记得他们来自哪里,多大年龄,来直播间下单的频率,并且对他们敬佩有加,“我自己只能吃微辣,但他们有的是浙江人,都能吃‘封喉辣’”。

很多中国人喜欢吃辣,但对自己吃辣的能力,并没有清晰的认知。有个粉丝在直播间说自己能吃特辣,菠萝哥一分析,对方在江南地区,那里的特辣,和四川的特辣不是一个等级,于是劝对方吃微辣。结果第二天,这位粉丝偷偷下了单,买了特辣,过了一阵子,又跑来下单,调到了微辣。

还有一个上海的粉丝,跟菠萝哥在直播间吵了起来,非要买特辣。菠萝哥怕他吃出问题,又劝不了他,于是不给发货,结果被对方拉黑了,过了两天,又被拉出来投诉,“投诉我也不发,他明显吃不了特辣”。

半个月后,这位粉丝又给菠萝哥打电话道歉,说微辣就微辣,你给我发货吧。最后,菠萝哥给他发了微微辣,如今,这位粉丝成了菠萝哥的“挚爱粉”。

02
1个月,胖20斤

镜头外的菠萝哥,41岁,有两个小孩,还有十几个员工要养着,压力颇大。但也只有在直播的时候,他才觉得,自己是真的在干正事儿。

开淘宝店前,菠萝哥做过10年的茶叶生意。绵阳盛产茶叶,四处都是茶园和茶庄,他做茶叶批发商,生意一直不错,挣了点钱。但这些钱也没能留下来,为了做这点生意,他需要应酬,合作的茶馆麻将三缺一,都找他凑数。于是每年卖了多少茶叶,他就差不多输了多少钱。

38岁那年,菠萝哥觉得,不能再这样下去了。在“中年危机”的催使下,他开始想方设法让自己忙起来,比如开个淘宝店,直播卖茶叶。

一开始,他每天至少播8个小时,有时候是12个小时,他在“熬经验”,尽管没人看,他也得卖力地讲。

播了一个多月的茶叶,他又在直播间卖了几个月的牛肉酱,销量都平平。尽管成交量不多,但菠萝哥会聊天,人也真诚,在直播间认识了不少朋友,这些朋友是他的第一批“死忠粉”。

也是这些粉丝建议菠萝哥,别再只卖牛肉酱,“把你的手艺拿出来,在直播间卖四川的麻辣美食吧”。

“四川男人的厨艺,大多比女人的厨艺好。”从小就会做川菜的菠萝哥,临时又拜了个师傅,提高了一下技艺,就架着锅,在直播间炒起了川菜。

他想尽可能地在镜头前展示厨艺。所以只要直播开着,菠萝哥就在炒菜。炒完一锅,如果没人下单,就自己对着镜头把菜吃完。

最多的时候,他直播一场,吃了7锅菜,“最难受的是,你不能吐,要表现出非常享受的样子。但是,再好吃的东西,一天吃7锅,也受不了吧?”

一个月时间,菠萝哥从150多斤,胖到了170多斤,“走路都气喘”。

他想,不能再这么吃下去了,必须想个办法,既能把菜卖出去,自己又不用一锅接一锅地吃。

后来,他学乖了,不再拼命地表演吃,“只有来订单了,我才炒菜,没有人下单,我就和粉丝聊天”。

结果可想而知,一场直播下来,下单的人寥寥。几个老粉丝看不下去了,一个叫“黄小洛”的粉丝在直播间感叹,“你太拼了,我睡前看你在直播,醒来你还在直播”。

这几个一直守在他直播间的老粉丝,开始轮番下单,只要炉子熄火了,他们就拍订单,让菠萝哥忙起来。有位粉丝自己吃不完,就买来送给亲戚、朋友。菠萝哥心里不舒服,说你们别这样,想吃再下单,吃不完就别买了。

或许是连续几个月,每天坚持6—8小时的直播,拉高了直播间的权重。也许是老粉丝的活跃,2019年年货节期间,菠萝哥的直播间爆了。

“那天晚上后台一直响,足足有100多单。”菠萝哥兴奋得不行,有的人一口气买了好几锅菜,总共200多锅肥肠、牛肚、翅尖,他要炒7天,才能把货全部发完。

凌晨下播,菠萝哥第一次享受到了创业带来的成就感,“一路走,一路笑,终于做出来了!”

03
卧虎藏龙的粉丝

第一晚爆单之后,菠萝哥将直播时长缩短至2—3个小时,“不敢播太久”。结果3个小时的直播,又是100多单,订单排到了半个月后。

最高峰的时候,菠萝哥只有6000多个粉丝,直播一场却有8万多流量,最多的一个晚上,他炒了86锅菜,但还是没能炒完全部订单。他进入到前所未有的忙碌状态中,还请了几个员工来帮忙。

发货效率提升后,菠萝哥每天播到凌晨4点,下播后直接去菜市场买菜,因为怕抢不到新鲜的。买回来后,就在直播间睡2个小时。醒来就炒没能在直播间炒完的菜,最后在直播之前,补2个小时的睡眠。

几乎一天不落的直播、独特的直播内容、风趣幽默的风格,构成了菠萝哥的成功因素,他的“钻石粉”、“挚爱粉”越来越多。

菠萝哥还记得,有一个叫“W姐爱好多”的天津粉丝,去年7月23日进直播间下了第一单,7月25日,W姐收到货了。从那晚开始,一直到8月31日,她每晚都要来下2—3单,尝遍了菠萝哥所有的菜色。

还有来自深圳的“小甜甜”,在华强北打工,她是菠萝哥最早的一批粉丝,见证了菠萝哥的成长全过程,如今主动担任起直播间的“业余小助手”。菠萝哥忙到没时间看手机时,小甜甜必定会跳出来,帮忙回答问题。

爱吃辣的粉丝里也卧虎藏龙,有段时间,一个自称是小提琴演奏家的粉丝,经常在直播间下单。后来,菠萝哥才知道,他专为张学友、李克勤等歌手的演唱会,做小提琴伴奏。那首火了很多年的《夜半小夜曲》,演唱会版本的小提琴,就是他演奏的。

当然也会有人说菠萝哥炒的菜不好吃。前年,菠萝哥上新小龙虾,做了场小龙虾专场。他从湖北拉回来好几车活龙虾,让员工一只只洗干净,然后去掉虾线。他想着,很多人觉得虾线不干净,结果,虾线去掉后,小龙虾经过运输,影响肉质,有些肉散开了。

400多单小龙虾,收到了十几个差评。有人说菠萝哥你飘了,生意好了,就把质量搞差了,“感觉天都塌了,几个晚上睡不着,好心办坏事嘛”。

菠萝哥是个尽善尽美的人,加上年轻时当过兵,尤其看重别人对自己的评价。为了让菜品的质量有保障,每个环节他都有自己的标准,比如洗肥肠,他要求所有洗菜的人,都要吃自己洗过的肥肠,“自己要吃的东西,他能不洗干净吗?”

也是尽力将事情做到最好之后,菠萝哥不再纠结个别差评,“问心无愧就好”。现在是淡季,他每天能卖60—70锅菜,最受欢迎的是牛毛肚、肥肠,每个月都要卖出200多锅。

但他心里还挂着事儿,因为订单下降,原本旺季时的十几个员工,现在只有几个留了下来。他每天都在想办法找流量,希望能让那几个回家休息的员工,能够尽早上班。

受访主播:川味烟火
原作者: 郑亚文 来自: 卖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