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说俞敏洪的“东方甄选”出圈还为时过早!

刘罗郭 2022-6-17 16:59 直播界:快速了解直播行业 直播行业


直播电商这几年对互联网的影响不言而喻,各路知名企业家就纷纷将目光投向这个风口,像董明珠、李国庆就把直播当做自己公司产品重要的销售渠道,而罗永浩则直接依靠带货还清了亿元巨额债务。

不过,就在网友惊叹老罗神奇的时候,6月12日晚间,罗永浩在个人微博宣布,将退出微博和所有社交平台,再次埋头创业,大有一副事了拂衣去的感觉。

无独有偶,罗永浩的老同事俞敏洪,在近半年也选择直播电商行业作为重新出发的起点。而且就在罗永浩还清债务和直播越来越远时,俞敏洪的“东方甄选”直播间在开张半年后,终于因为双语直播的“新东方”特色而走红。

这一退一进之间,似乎豪无关联,但更像是两个理想主义者在直播电商赛道一次擦肩而过。

1、俞敏洪不适合带货!

刚过去的这个周末对于俞敏洪和新东方来说,是个不同寻常的周末。因为在进军直播带货行业半年后,俞敏洪的“东方甄选”直播间终于熬出了头。用双语带货的新东方老师董宇辉,一下成了数万网友追捧的主播。直播间人气更是一举突破10W大关,销售额超过千万。

时间回到2021年9月,当俞敏洪在新东方一场高管会上提出:“薇娅一年能卖100多亿,我带着几十个老师做直播,是不是一年也能做上百亿?”公司没人觉得老俞会真的搞直播,最多是鼓舞一下低迷的士气,但一个月后,新东方的子公司“东方优选”注册成立。

于是,2021年12月28日,在新东方一间办公室改造的直播间里,俞敏洪开启了农产品直播带货首秀。和李国庆、罗永浩等企业家一样,俞敏洪对直播非常努力,3个多小时的直播里,每当介绍一款产品,他都会拿出历史资料或打印地图,对产品进行详细的背景介绍。

但128元15颗苹果、268元8斤大米、960元的有机特制颗粒面粉,显然是一个新开直播间难以消化的产品。而俞敏洪也有些失落的说道:“别人一次直播动不动破亿,我们才卖500万,还是农产品单价太低了。”


一场不成功的直播首秀对于素人主播来说,没有什么大的影响,可对于俞敏洪来说,这关系着新东方的发展。所以在完成直播首秀次日,新东方在的股价跌了21%,外界都不看好新东方直播能走下去。

然而,外界的质疑还不是最可怕的,更可怕的是俞敏洪直播带货的首秀,在后来很长时间里成了这个团队最高光的时刻,“东方甄选”直播间人气量暴跌,销售量更是惨不忍睹,“新东方直播近两个月仅销售450万元”的话题还一度登上微博热搜。

2、“东方甄选”意外爆红

事实上,俞敏洪的出师不利,早有前人替他踩过坑。

当初,财经大V吴秀波连开两场直播都以惨淡收场,在他自己的反省中,他就说过:“涌进直播间的人更多的是为了买东西,而不是来听课。”


作为一个理想主义的创业者,俞敏洪同样有这种反思能力。因此,在东方甄选最挣扎、最低迷的那段日子,俞敏洪也曾自我劝解,“从一个领域完全进入另一个新的领域,需要时间去适应,尽管我也是农民出身,但也过去了很长时间,需要重新适应。”

这种自我的调整也同样体现在直播间的变化上。在俞敏洪首秀中,很多网友都评论其带货方式被不少网友评论“太过平淡、过于老实”,准备的很充分,但不是念诗就是讲学。于是,新东方的老师们在转型中开始尝试各种风格,试图在老师和主播之间达到平衡。

而网友争议最大的选品上,东方甄选也加入了更多贴地气的农产品,还适当拓宽了产品品类,以满足不同粉丝的需求。比如具有新东方“教育特色”的图书音像等相关产品,比如《藏在地图里的中国历史》《DK博物大百科》等等。

好在,半年的调整没有白费,东方甄选终于用独特的带货方式且很难被复制的“双语直播”在其直播电商道路上的打了一场翻身仗。


过去五天,@东方甄选 账号的粉丝量从101万暴涨至386.7万,直播间单场的累计GMV也突破到了2041.22万。一众才华横溢的“带货老师”也用各自的魅力,吸引到了自己的粉丝。

在直播间的弹幕上,众多慕名前来的围观网友也发出弹幕:“学英语顺便下个单”、“不下单好像是在白嫖英语课”,就连俞敏洪出现在直播间时,都有网友发弹幕里请他离开,不要耽误自己学英语。

3、赶超“交个朋友”还为时过早

其实,说到新东方的英语老师,其中最有代表性的莫过于罗永浩。这位曾经在新东方教过六年的英语老师,在锤子公司创业失败并负债6亿后,转身“投靠”了抖音直播。

而很是巧合的是,在东方甄选关注度节节升高时,甚至在抖音带货榜超过“交个朋友”时,曾经的抖音一哥“罗永浩”却宣布退网了。此时此刻的直播带货,对于罗永浩和俞敏洪这对老同事,也有着完全不同的意味。

坦率的说,在的媒体报道中,罗永浩和俞敏洪对于直播带货都是赶鸭子上架的。如果不是直播可以让罗永浩快速还债,罗永浩或许造就已经对直播失去了兴趣,因此在还债接近尾声的时候,罗永浩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抽身而出。

对于俞敏洪来说,如果不是“双减”的出现,俞敏洪早就开始想着选新东方接班人和怎么退休了。而在新东方内部,直播带货也是俞敏洪力排众议才做的。新东方官微就曾提到,“俞老师决定做直播带货时,周围几乎都是反对的声音”。


当然,这次东方甄选的爆红,无疑是给俞敏洪打入了一针“强心剂”。6月8日,俞敏洪在其个人公众号中就说,“我把直播经济叫做商业的第三次革命。第一次是大卖场,第二次是电商,第三次就是直播带货。随着新东方教育产品的不断完善,如何让这些教育产品抵达千家万户,就是新东方需要思考的重要问题。”

最后,笔者必须要说得是,眼下那些跟风挤进“东方甄选”直播间的网友,也并不是真的想要学习英语,只是为了感受一下英语直播带货的新奇感。新东方老师能否真的适应抖音直播电商的大浪淘沙,还需要时间来验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