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曾经差点解散的山水乐团,靠抖音直播打赏重新启程

刘罗郭 2022-4-22 09:10 直播界:快速了解直播行业 抖音

近日,国内唯一专职残疾人民乐团山水乐团,在抖音直播间演奏的民乐版“冰墩墩神曲”火了。


山水民乐艺术团,是国内唯一一家由残障人士组成的民族器乐和声乐专职艺术团。曾经参与中国器乐电视大赛等众多大型活动,核心成员参加过2008年残奥会开幕演出,并被评为中国网事感动2014年度人物。如今他们转型直播,通过抖音直播打赏保障了生活来源,还获得了更多的关注。

音乐梦想的初心

山水乐团诞生于本世纪初。当时,刘继东在北京科技职业学院特教学院任声乐老师,结识了同样当老师的仲辉乐,两位老师观察到就业市场无法容纳这些有残疾的音乐人。学生们一毕业,就面临放弃音乐梦想、自谋职业的困境。在那个年代,进入福利企业做简单劳动、在小卖部打工,乃至开三轮车,是这些年轻人仅有的职业道路。

两个人商量之后,决定辞职,带着二十多位来自全国各地的残疾学生,成立了乐团。刘继东负责拓展外部资源,仲辉乐负责编曲、制作,带领乐队走下去。怀着敢于闯荡的精神,乐团在北京郊区租了四间房子,在屋里搭起上下铺,连被子都是从学生宿舍搬来的。几个月下来,除了在北大一场学生活动上演出赚了三千块钱,乐团再没有其他收入。

2008年,许多主力团员被选中参加残奥会“轮椅乐团”的开幕演出,刘继东没去,他选择留守在乐团。残奥会演完,所有团员转移到西安会合,希望那边有些生意。一伙年轻人住在废弃的苗圃中,最艰难的时候需要靠乡亲接济。走投无路时,浙江来了位爱心企业家,团员们动情演奏的一首《二泉映月》打动了他,将全团一起招到浙江某景区,演了三年。三年后,一位企业家资助山水乐团回到北京,乐团度过了七八年的平静时光。


即便登上过再大的舞台,一次演出也不能养家一辈子。许多成员上有老下有小,对于山水乐团而言,这是时刻摆在眼前的困难。乐团必须要有源源不断地登台机会,一旦连续几星期接不到演出,就可能面临散伙的威胁。

从山穷水尽到柳暗花明

2018年初,乐团几乎回到了最艰难的状态,逐渐有人离开。刘继东鼓励大家再坚持三个月,三个月收入还没有起色就解散。琵琶演奏家方锦龙劝乐团排演四大名著的曲子发到网上,或许能赚点小名。乐团注册了抖音,排练了两个月,第三个月就接到了从网上来的演出邀请。

2019年乐团很忙,在改编名作《云宫迅音》带动下,团队甚至有时一天应邀出演三场,每个团员的月工资涨到五六千元。这一年,乐团还成为参加中国器乐电视大赛唯一的残障人士民乐团。


2020年初,因为新冠疫情人聚不齐,无法合奏,线下演出大都因疫情取消,山水乐团又走到了谷底。仲辉乐和妻子抱着“试试看”的心态,用自己的抖音账号直播弹筝吹笛,发现这种方式能够带来打赏收入,随后刘继东拿山水乐团的账号跟进。四月下旬,团员们陆续回到北京,乐团正式将直播当成收入来源之一。他们布置好房间,支起设备,大家一起播一场,回到自己屋子里再分头播一场。

2021年上半年,团队开始自负盈亏,收入来源几乎只有直播和少量培训。随着乐团与观众逐渐互相熟悉,直播频次也不断上升,甚至超过了2019年高峰期线下演出的频率。上升的名气不但带来打赏,也带来了更多登台机会,还有许多老板找过来要在直播场地打广告。靠团队工资与个人直播,团员们实现了收入过万,音乐梦与生活得以为继。

勇敢向前不后退

山水乐团有八名“80后”、“90后”的专职演员均有不同程度的残疾,还有六名兼职演员,其中有志愿者,也有残障人士。他们的抖音号收获了570万赞,改编曲目《千年等一回》在抖音获赞超过90万,粉丝超过60万。关注直播间的网友们还给每个专职演员起了昵称,后来团员们干脆拿这些昵称做网名,开起了抖音账号。


网友点了什么新歌,仲辉乐就改编成民乐,用打谱软件打出来。团员们合练一下午,一首新曲目就登上了下次直播的演奏列表。一个星期之前,乐团在抖音上发现了“我只是想要一个冰墩墩”这首神曲,很快改编成民乐,用弦乐搭配和声,让笛子奏出欢脱俏皮的旋律。曲子很短,一分钟能演奏三遍,这首民乐版“冰墩墩神曲”在直播间返场三次,网友们还是意犹未尽。

现在的山水乐团越过低谷,重新走上正轨。但是即便在最艰难的时候,他们也没有停止去给养老院、残疾人和抗疫防控一线人员做义演。

如果用一首音乐来诠释他们的人生的话,他们的原创歌曲《向前飞》最合适:“向前飞,不后退,我的故事要完美。”